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首页 > 要闻 > 正文

天夏智慧16亿元营收确认背后:一个项目被指未落地,一个涉诉停工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1-14 18:18:51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在天夏智慧公告中顺利运营、持续“造血”的项目,实际情况与公司披露大相径庭。例如,确认11.58亿元营收的安顺智慧城市项目在签订合同后并未实际落地,更谈不上后续建设、运营;确认约5亿元营收的堆龙智慧政务项目甚至没有如约完成一期建设,也因此天夏智慧被项目招标方以合同违约为由起诉,但天夏智慧并未出庭应诉。

每经记者 方京玉 胥帅     每经编辑 张海妮    

2016年4月借壳原“日化第一股”索芙特,天夏智慧(000662,SZ)携其智慧城市业务登陆资本市场。2016年~2018年,天夏智慧累计实现营业收入约40亿元。该借壳当时为市场所看好,有券商研报指出,杭州天夏(指“杭州天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天夏智慧借壳上市主体)以总包模式切入智慧城市的建设和运营,订单大多数在亿元级别,因此未来公司有望借助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新模式成为国内智慧城市建设与运营龙头。

梳理天夏智慧过往财务报告及中标信息不难看出,与各地政府签订合同,承接各类拥有政府背景的“亿元”智慧项目,成为借壳上市后天夏智慧营收的主要来源。而个别大额订单更是在营业收入构成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例如,2015年承接的“安顺市西秀区智慧城市建设项目”(以下简称安顺智慧城市项目),天夏智慧截至2018年底对该项目至少共确认11.58亿元营业收入。2017年承接的“拉萨市堆龙德庆区智慧政务项目”(以下简称堆龙智慧政务项目),截至2018年底天夏智慧对该项目至少确认约5亿元营业收入。

随着承接项目进入“建设-移交”阶段,类似上述大额政府合作订单源源不断地为借壳上市的天夏智慧贡献不菲的营业收入。但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在天夏智慧公告中顺利运营、持续“造血”的项目,实际情况与公司披露大相径庭。例如,确认11.58亿元营收的安顺智慧城市项目在签订合同后并未实际落地,更谈不上后续建设、运营;确认约5亿元营收的堆龙智慧政务项目甚至没有如约完成一期建设,也因此天夏智慧被项目招标方以合同违约为由起诉,但天夏智慧并未出庭应诉。 

图片来源:摄图网 

安顺智慧城市项目:至少确认11.58亿元营收VS遭“否认”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天夏智慧2015年8月与贵州城云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城云)签订了合同金额为19.49亿元的安顺智慧城市项目。根据披露的信息,该智慧城市项目为贵州城云先行中标的“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随后招揽天夏智慧加入项目执行。

启信宝数据显示,贵州城云成立于2015年5月,股权穿透后实控人为自然人袁熙。在订单签订当年,安顺智慧城市项目就开始为天夏智慧贡献营业收入。2015年、2016年贵州城云及全资子公司安顺智慧城市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顺信息)出现在了天夏智慧大客户名单中,这两年天夏智慧分别确认收入6.88亿元和3.67亿元;因天夏智慧2017年未披露客户名单,因此其对安顺智慧城市项目当年确认的营收无从得知;2018年上市公司对安顺信息的应收账款为1.03亿元,账龄为“1年以内”。

也就是说,2015年、2016年及2018年,安顺智慧城市项目至少为天夏智慧贡献了11.58亿元营业收入。但是当记者向项目相关方询问该项目进展时,安顺西秀区相关部门则直接否认了该项目的存在。

西秀区政府办公室相关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具体是和哪家公司合作我不清楚,智慧城市这个当时我们确实有提过,但是没有做这个项目”、“我们这边以前(负责)的同事说这个项目(智慧城市)没有做过,只提过,但是没有做过。”当记者就此事询问另一位西秀区宣传部领导时,其表示没有听说过2015年的这个合作,所以也没有关注过,但是其同时表示,“我们(西秀区)没有智慧城市这个项目,我们也一直没有做过这方面的项目”。

在上市公司公告层面,负责安顺智慧城市项目落地、运营的公司为贵州城云及安顺信息,但是记者未能从两家公司的工商注册地找到公司经营实体。贵州城云的工商注册地是“贵阳市贵阳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金阳产业园标准厂房辅助用房B308室”。今年9月中旬,记者来到了上述“金阳产业园”。金阳产业园由多栋商务楼构成,但是并没有“标准厂房辅助用房B308室”这一地址的实际存在。通过工商信息APP搜索不难发现,上述地址上注册了数十家公司,显然是一个专门用作工商注册的集体地址。

而安顺信息注册地址为“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大街印象安顺”,记者在现场看到,“印象安顺”产业园共有A~D四栋写字楼,但是记者并没有找到安顺信息的公司所在地。“印象安顺”物业管理处人员也向记者表示没有听过“安顺智慧城市信息有限公司”。 

安顺智慧城市信息有限公司注册经营地址“安顺市西秀区大街印象安顺”,物业管理处人员说没有上述公司经营。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方京玉 摄

堆龙智慧政务项目:确认约5亿元营收VS被招标方起诉 

2017年9月,天夏智慧披露中标公告,全资子公司杭州天夏收到堆龙智慧政务项目的中标通知书,杭州天夏与中国电信集团公司拉萨分公司、北京城云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城云)组成联合体,在堆龙智慧政务项目中被共同确定为中标单位,中标金额8.91亿元。而项目招标方为“堆龙德庆区龙腾国有资产投资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腾国资投资运营),隶属堆龙德庆区国资委。

堆龙智慧政务项目的合作方式为,天夏智慧全资孙公司——西藏智天夏,与北京城云控股子公司——西藏润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润腾)合作,由西藏智天夏担任该智慧政务项目的集成商,建设内容包括18个子项目。后续公告信息披露,天夏智慧2017年对堆龙智慧政务项目确认营业收入4.33亿元,2018年至少确认营业收入6194.35万元,两年合计确认收入约5亿元。

10月下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赶赴拉萨市堆龙德庆区了解项目执行情况。当时的招标方龙腾国资投资运营告诉记者,目前已经对杭州天夏进行起诉,要求解除相关合同。而依照上述人士的说法,杭州天夏甚至没有完成原定应于2017年12月31日截止的一期项目建设。

堆龙智慧政务项目招标方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根据天夏智慧《关于全资子公司签署重大项目合同》的公告,堆龙智慧政务项目分两期建设,项目一期应完成云计算大数据中心一期、智慧城市综合运营管理平台、电子政务、智慧城管和平安城市建设,完成时间为合同签订至2017年12月31日截止。

龙腾国资投资运营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杭州天夏并没有完成项目一期建设,公司随即对其进行起诉,要求解除相关合同,“因为他们没有按照我们的要求完成合同,我们已经起诉他们了,要求解除合同”、“我在上周一拿到了案件的判决书,因为杭州天夏当时严重影响了项目进行”。上述人士表示。

在龙腾国资投资运营的办公室里,上述人士向记者出示了三份法律文件。第一份文件是天夏智慧与民生银行杭州分行的借款纠纷,天夏智慧前董事长夏建统的名字出现在里面。

记者注意到,天夏智慧在2018年年报问询函回复公告中披露了一则与民生银行杭州分行的质押合同的内容,天夏智慧将对西藏润腾3.42亿元应收账款债权及相关权利转让给民生银行杭州分行,融资6000万元。

记者在龙腾国资投资运营办公室看到了另外一份文件,上面显示,龙腾国资投资运营起诉杭州天夏合同违约。

记者同时在堆龙德庆区智慧政务项目的另一联合中标方——中国电信拉萨分公司知情人士处得知,杭州天夏遭起诉后,该项目并未继续执行下去。同时项目也没有拿到工程款。

“堆龙政府要求把这个合同解除了,但堆龙政府告了他们之后杭州天夏没有出庭应诉。它被告了之后就停止了。”中国电信拉萨分公司人士称,在项目中并不是和天夏智慧处于合作状态,而是各做各的,没有牵连。

“我们这边负责电路、光缆铺设,他们做装置、平台之类的。他们也做了一些该做的工作,但是堆龙政府不付款。应该是一些装备没有到货的原因。”上述人士表示。

从种种迹象看,杭州天夏并未按照项目招标方龙腾国资投资运营要求完成项目建设,龙腾国资投资运营认为杭州天夏方面合同违约而并未支付工程款。但是2017年底和2018年,天夏智慧却在官微屡屡表示建设了以堆龙德庆区委办公室、区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区政府办公室、区政协常委会办公室为枢纽,覆盖全区主要区直党政机关、乡镇和社区的电子政务平台。但是上述情况与事实不符。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堆龙德庆区相关政府部门使用的政务平台并非由天夏智慧搭建。堆龙德庆区区政府办一位副主任告诉记者:“我们用的是OA系统,拉萨市统一使用的。”他对记者表示,并没有听说过天夏智慧搭建的智慧政务系统。记者还来到堆龙德庆区行政服务大厅,工作人员表示:“一直没用过天夏智慧的政务系统。”该工作人员还表示,他们使用江苏国泰新点软件有限公司提供的系统。

针对今年半年报的问询函,天夏智慧回复称,堆龙智慧政务项目的合同执行进度为67.78%。目前已完成合同建设部分内容,处于运营维护阶段。根据合同规定验收后满一年开始确认运营维护收入,项目目前正在组织验收阶段,还未取得最终的验收报告。

显然,天夏智慧在回复交易所半年报问询函里的说辞与记者现场了解的情况完全不符。

而按照天夏智慧年报中西藏智天夏的通信地址——堆龙德庆区世邦欧郡3栋1单元15层1501号,记者并未找到西藏智天夏的办公地,该处是小区里的居民楼。“这里有人住,以前还碰到过。”隔壁邻居称。 

“合作伙伴”袁熙、黄自强是欠款大户

安顺智慧城市项目被招标方指出“未实际履行”;堆龙智慧政务项目被指“未按要求完成工程一期,处于诉讼期”,而且未收到工程款,但二者仍然合计为天夏智慧贡献了超过16亿元的营业收入。巧合的是,二者的执行公司均由自然人袁熙控制。截至2018年底,天夏智慧对上述两个项目的项目公司的应收账款分别为3.42亿元(1年以内账龄6194.35万元)、1.03亿元(账龄均为1年以内),位列当年度应收账款第三、第四位。

除了袁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了一个自然人黄自强。

天夏智慧2018年年报问询函回复公告显示,当年“应收账款前五名”名单中,前两位分别是成都市广中影视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中影视科技)、重庆市永川区天禾智慧商圈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二者均为黄自强实控,天夏智慧对其分别产生5.29亿元(1年以内账龄3.83亿元)、4.53亿元(1年以内账龄1.63亿元)应收账款。

图片来源:天夏智慧公告截图

自杭州天夏借壳上市以来,天夏智慧的大客户基本为自然人袁熙、黄自强实控公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公开信息发现,袁熙、黄自强两人还有交集。四川城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城云)2015年、2016年均为天夏智慧大客户,四川城云的法定代表人是黄自强,四川城云的实控人为袁熙。持有四川城云40%股权的是上海谷欣投资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而截至2016年末,上海谷欣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天夏智慧4.76%股份。

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2016年~2018年,天夏智慧共实现营业收入约40亿元,其中至少有近27亿元营业收入来自于袁熙、黄自强实控的公司。

此外,袁熙和天夏智慧法定代表人、前董事长夏建统之间也有交集。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信息显示,成立于2017年4月的深航(杭州)控股有限公司,共有3名股东:袁熙实控的北京城云持股35%,夏建统实控的睿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睿康控股)持股25%,深航时蓬(青岛)控股有限公司持股40%。同时,袁熙担任深航(杭州)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不过,该公司已经于2018年3月注销。

更多信息显示,夏建统与袁熙的直接交集至少开始于2016年12月。2016年12月7日,天夏智慧发布公告,全资子公司杭州天夏拟参股“天夏一号”产业孵化基金。信息显示,“天夏一号”产业孵化基金规模为2亿元人民币,其中中睿汇智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睿汇智资本)认缴出资200万元,出资比例为1%;杭州天夏认缴出资1.48亿元,出资比例为74%,基金存续期五年。当时公告披露,中睿汇智资本的股东分别为袁熙(持股70%)、马敬忠(持股30%)。

值得注意的是,中睿汇智资本的法定代表人为马敬忠。据了解,马敬忠在资本市场以“中睿系”实控人身份被大家熟知。2018年初,马敬忠实控的两家“中睿系企业因合计举牌梅雁吉祥而在资本市场名噪一时。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马敬忠背后是夏建统的“睿康系”帝国。而“睿康系”旗下拥有*ST莲花(600186,SH)、天夏智慧、ST远程(002692,SZ)三家上市公司。两方在股权、人事上有诸多串合。对此马敬忠2018年3月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说我的背后是睿康集团倒可以理解,我前几年确实曾经联合睿康集团夏建统博士合作过一些项目,虽然合作已经结束,不过至今我对夏博士本人也仍然十分敬重,真心希望夏博士能够渡过暂时的难关并实现自己的梦想。”

同时记者发现,莲花聚金财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莲花聚金)的法定代表人为袁熙。该公司10%股份由莲花健康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而夏建统实控的浙江睿康投资有限公司为后者的大股东。莲花聚金在2011年4月至2018年10月之间营业。 

“失控”的财务审核制度?

2018年7月,天夏智慧财务总监杨菁辞职、公司董事会秘书贾国华辞职。今年11月4日,新任财务总监王军辞职。自去年7月董事会秘书贾国华辞职起,天夏智慧一直未选举出新的董事会秘书,该职位先后由前任董事长夏建统、新任董事长迟晨兼任。

会计师事务所对天夏智慧2018年年报出具了持否定意见的《内控审计报告》,原因是天夏智慧存在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批准而对关联方债务提供担保,并且涉及诉讼,上述情形导致天夏智慧及其子公司部分银行股权资产被司法冻结。

2017年6月至2017年2月,天夏智慧5次为杭州秦商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等关联方对外借款提供担保,相关担保合同均由时任董事长夏建统签署,累计金额达到6.58亿元。而自2018年6月以来,天夏智慧作为借款人或者担保人,陆续卷入了与时任董事长夏建统实际控制的关联方有关的民间借贷纠纷,因而被相关借款方起诉至法院。据统计,目前上市公司涉及有关诉讼6起,涉及金额合计不少于6.47亿元。

对于上述违规事项,天夏智慧给出的解释是“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频繁在国内外出差,文件远程审批,加之公司董事会秘书长期空缺,造成公司内控出现疏漏。”

有意思的是,虽然目前天夏智慧认定的实际控制人为梁国坚、张桂珍夫妇,但是交易所却对公司实际控制权究竟掌握在谁手中提出疑问。在2018年年报问询函中,交易所提出由于公司多次为夏建统的关联方提供担保,要求公司结合相关情况说明梁、张夫妇对公司是否存在控制权并享有实质上的决策权,以及对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披露是否准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天夏智慧过往报道,发现天夏智慧多以“夏博士”这个称号称呼夏建统。在此前的报道中,夏建统是一个“3岁熟读唐诗三百首,5岁入学,14岁上大学的神童,20岁时被哈佛、剑桥、耶鲁等6所大学研究生院录取,并成为哈佛历史上最年轻的设计学博士”的天才。在资本市场上,他是天夏智慧创始人之一,*ST莲花董事长、睿康控股董事长。

夏建统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注意到,北京市三中院10月17日通告,因在与众融财富的股权投资纠纷中承担连带责任,夏建统在替睿康投资背负1.4亿余元欠款后“失联”,法院遂悬赏30万元寻人。

对此,天夏智慧10月25日在互动平台回应称,夏建统目前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此事不会对公司造成任何影响。公司联系到夏建统先生的秘书获悉,夏建统对此案件有疑义,本案在执行过程中发布悬赏公告,夏建统和律师正在进行沟通并计划采取措施以维护个人权益。夏建统从未有失联的状况,并且一直正常工作。

截至2018年底,天夏智慧的应收账款为14.89亿元,而这可能成为被上市公司隐藏的“地雷”。

天夏智慧在2018年年报问询函回复公告中补充披露,截至报告期末天夏智慧共有价值9.52亿元的应收账款被用作抵押融资。公司对安顺信息的1.03亿元账款中的9000万元被质押给宁波银行,融资4800万元;对西藏润腾的3.42亿元应收账款被质押给民生银行杭州分行,融资6000万元;此外,对广中影视科技的5.29亿元应收账款中的5.20亿元被质押给中国光大银行杭州分行、保利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城西支行等5家公司,融资4.35亿元;通过质押上述共9.52亿元应收账款,上市公司收获了5.43亿元融资。

在安顺智慧城市项目被指未实际落地、堆龙智慧政务项目未收到工程款且陷入法律诉讼泥潭的情况下,天夏智慧上述基于应收账款的金融杠杆之下又隐藏了多大的风险?

10月下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相关问题电话、邮件采访天夏智慧证券部,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ag环亚娱乐官网登入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天夏智慧 夏建统 项目未落地 项目涉诉 调查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1

0

网站地图 ag国际馆是什么登入 ag环亚娱乐在线登入 手机ag平台官网登入
沙龙365国际娱乐官网 申博太阳城网上 申博网站 现金网开户送彩金
申博太阳城最新地址 皇家88 万象城国际娱乐 足球彩票广西快三
ag平台下载登入 ag娱乐游戏登入 ag亚游代理登入 ag国际馆娱乐导航登入
ag游戏玩法登入 ag娱乐平台注册登入 ag国际馆网址登入 ag娱乐平台手机版登入
2222ib.com 718XTD.COM 523SUN.COM XSB418.COM 78csb.com
S618G.COM S618Q.COM XSB828.COM 697XTD.COM 8LSS.COM
295SUN.COM ib65.com S618P.COM XSB592.COM 188TGP.COM
1111XSB.COM 989DC.COM 9TGP.COM 518sunbet.com 968psb.com